许无忧sleeve🦌

不知道干什么,先咕咕一下好了
头像来自@--VICLI 画的鹿头!

恋与要出韩服了……听了韩语pv心情复杂emmmmm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去学十个月的信息再回来考试啦……

日记系列暂停更新一周emmmmm(写请假条.jpg)

准备考试收拾行李…………

会在走之前写完的!




抱枕是老李2333

[李泽言]日记(6)










-略略略





























明天就是拍摄节目的日子了,我得再去一趟华锐向李泽言确定细节步骤。

为什么这几天天天往华锐跑……我有些头大,只好用公务繁忙安慰自己。

毕竟这次节目这是关于他个人和华锐的一次采访,实在是马虎不得。

于是我背着双肩包,在拥挤的地铁上紧紧抓住扶手后开始构思节目的细节和过程,连自己坐过站了都不知道……












当我气喘吁吁的站在办公室外的走廊时,李泽言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

贴身高定服装尽显玲珑有致的身材,烫成波浪卷的棕发妥帖的落在肩上。精致的妆容搭配着高傲的表情。

这不是罗嘉吗?

我有些茫然,现在影视旺季这么多通告,周棋洛都快没空跟我聊一聊当地的美食了怎么她还有空来找李泽言,不怕被粉丝围堵被狗仔传绯闻吗?

罗嘉哒哒哒踩着恨天高朝我走过来,我注意力全在那细长的跟上。

这得多疼啊,我在心里小声叨叨。

“你怎么在这?”她好像有什么烦心事,停在我身边有些恶狠狠的问我。

“汇报工作。”我面不改色眼不斜视。

“哼,麻雀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先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罗嘉鄙夷的抱着胳膊看着我。

“不修边幅。”最后她嘲讽的笑了笑,给我下了一个定论。

我回了回神,因为坐过了站从地铁慌慌张张跑过来,自己一身偏运动服的衣服还好,早上盘起来的头发却有些凌乱。也没画浓妆,只是简简单单的打扮了一下。

那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我刚想开口反驳她,总裁办公室的门又一次打开,李泽言正准备出来,一看到罗嘉便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还在这里?”

“李总……我这次新戏的角色能不能……”罗嘉突然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在旁边抱着文件看的一愣一愣的。

满分变脸啊,少一分不够多一分则过。

厉害厉害。

“不能。”李泽言打断了她,“你怎么来的这么晚?”他不悦的看着我。

“哦哦哦我出了一些状况……”我急忙走过去拿出准备好的文件。

李泽言拿过文件,余光看见罗嘉仍然站在原地。“我说的你还没听明白吗?”

罗嘉看了看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了咬牙,然后摆出了一副笑脸,“那李总我就先走了。”

李泽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办公室,我也小跑着跟了进去。门关上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罗嘉愤恨和不甘的目光。

……好像有点小爽。

“你是钻了鸡窝吗?”李泽言一声唤回了我所有的思绪。

“我只是想节目想到地铁坐过站了然后跑了过来……”我小声嘟囔了一句。

李泽言放下手里的东西,“给你五分钟,把自己整理好了再来报告文件。”顿了顿,“你这样的状态在职场会被笑话,被罗嘉这么评价也是有原因的。”

原来他都听到了啊……这办公室门是不是隔音不好?

“好的好的……”我正要去找个卫生间重新整理一下,李泽言又突然叫住了我。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

“给礼服配的头饰,平常好像也可以戴,你顺便试试行不行。”

李泽言你有话能不能直说……

趁有空看完了14章剧情……

李泽言你快回来………

我不想在未来见到你我现在就想看到你!!!

[李泽言]日记(5)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吗?

















鲜艳可爱的草莓嵌在雪白的牛奶冰淇淋上……看着就很有食欲的样子……

我靠近了它,正要张开嘴……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

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个点了,是谁打电话!

闭着眼摸到电话摁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声音。

“你还好吗?最近过得怎么样?”

……嗯还行还行除了被一个叫李泽言的人各种影响心情以外都挺好……我在心里嘟囔着,刚想开口对方又接着说了另一句话。

“在法国,还习惯吗?”

??????????

我没出过国啊?

“我很想你……”

我彻底清醒了,看了眼屏幕,手机哆哆嗦嗦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李李李……李泽言?这是什么情况?!

可是他的语气又太过深情和思念,完完全全是真心实意说的话……

我有些尴尬,“我是悠然……你打错电话了吗?”

他沉默了,没过一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他挂断电话了啊……

我拿着电话有些茫然,这今天还要去华锐呢,见到李泽言会不会很尴尬?

难道还要我再躲着他吗?

算了算了。我把手机重新放在床头柜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脑子里乱哄哄的。

一闭眼耳边就回响起他的声音,疲倦的样子完全不像白天工作那样果断坚决。

那个人一定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吧……果然深夜最能揭开人脆弱的一面呢……

心里好像有酸酸的小泡泡冒出来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站在电梯门口等着电梯的到来。

这一天虽然待在华锐可好歹没碰上李泽言,幸好他也是个大忙人,不然……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电梯门开了,缓缓打开的门中李泽言的身影赫然在目。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吗?!!我在心里崩溃的喊到。看着他那张生人勿近的脸我也只能笑着,“我搭乘下一趟。”

“过来。”

“嗯?”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让你过来。”他加重了语气。

好吧好吧你说的就是命令……我在心里嘟囔着默默走了过去,手不由自主的收紧,掌心里用来记录开会内容的小纸条被攥的皱皱巴巴。

没想到手里一松,李泽言轻而易举的抽出了那张可怜的纸条。

“这是……这是我们的会议内容,你需要过目吗?”我吓了一跳,不甘示弱的向他说。

“不用。”他倒是干脆的回答。

“那就快点还给我……”我伸出手去拿,结果李泽言竟然顺势抬起了手,由于身高原因实在是够不到。我踮起了脚,没想到李泽言又把手抬得更高了!

这个人是故意的吧!我气愤的瞪着他。

李泽言垂眸,幽幽的看着我。

“今天早上,你接到了个电话是吗?”

该来的总会来……我收回了手,想起深夜的那些低语脸有些发烫。

“嗯……对啊……”我回答着,脑子高速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是一想到昨天那句深情的我很想你就挪开视线不敢看他。

“为什么不敢看我?”

“啊……没有没有……”我只好又抬头看着他。

李泽言微皱着眉头,“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而已,我不会出去乱说的……”我急忙摆手。

开玩笑,这种私密的东西我会出去乱说?

李泽言没开口,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他的眼神晦涩难懂。

他应该是很困扰吧……这样亲密的话被我听到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抿抿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如果想念的话,为什么不亲自去看她呢?”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声说着。

“只要你们之间还有爱情在,什么都不会束缚住你们的。”

李泽言猛然睁大了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疑惑。

“爱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的语气有点不可思议。

“诶?不是吗?”我继续我的话。

“你啊,就不要死要面子了,表达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啊。”

李泽言有些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对方应该是个漂亮又温柔的人吧,我想她……”

话还没说完,李泽言突然伸出手摁在我旁边的墙壁上,贴身靠近,我不得不整个人贴在墙上抬头直视他。

李泽言面无表情,好像还有点生气,是我说的话让他不高兴了吗……

他凝视了我一阵,认真的眼神看着有点慌乱的我。

半晌,李泽言在我头顶说了一句,“多嘴。”

“……不是你先说的吗?”我弱弱的还了一句。

他没回答,伸手去摁了电梯,我也赶紧摁了一楼,迫不及待想要赶快离开。

“你跟我过来。”

“我是我还有别的事要做,没有这么多时间。”

“你是生气了吗?”

楼层到了,李泽言示意我跟他一起出去。

我没看错吧,他刚才是笑了?

可是他笑什么啊?










李泽言带我来到了公司顶层的天台。

夜晚的恋语市灯火辉煌,街道上是流动的光影,不知道多少行色匆匆的人还在向着自己的目标奋斗,却只能泯然于众人,碌碌一生。安静的天台上却空无一人,只有独属于晚上的冷风穿梭而过。

他是想在这里杀人灭口保守秘密吗……我欲哭无泪,偷偷看着他,然后又被自己清奇的脑回路逗笑了。

什么杀人灭口啊……李泽言是这样人吗怎么可能!

回过神来环顾四周,只见李泽言双手撑在栏杆上,像是在思考什么。

“今天早上,我是跟我的母亲打了通电话。”他突然缓缓说。

呃?我有些楞,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就对上号了啊,怪不得啊……原来是打错电话了。

“很多年前,她出国了,父亲说她去的法国。”

“但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扭头看他,李泽言的侧脸在夜光的照射下显得比平日柔和了许多,有一种陷入回忆的温柔。

他妈妈一定对他影响很大吧……我看着他,心里也变得软软的。

“原来是给你的母亲吗?”我呢喃着,心里像是有一块巨石落地。

“或许她是在海外定居了,你不想去看她吗?”

“我已经无法去看她了,她已经过世了。”

“对不起……”我自觉自己说错了话。

“但我经常还会打电话给她,跟她说最近在我身上发生的事。”

他说话时一直看着前方,我悄悄地离他站的近了一点。

“她会听到的,一定会的。”我坚定的对他说。

李泽言转过头看着我,我突然像想什么一样从包里拿出一直陪伴着我的玩偶。“这是我父亲在我五岁的时候送给我的,一直伴随了我很多年。”

“虽然很破旧了,但是它陪伴我度过了很多艰难或者快乐的时光。”

“现在送给你……”,就像我陪伴在你身边。我在心里补了一句。

李泽言把那只圆滚滚的小柴犬握在手里,过了一会缓缓说:“你还真是善解人意,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这算是夸我吧……

“不好吗?”我看着他。

“是啊。”他微叹,“即使是误会我是跟别的女人告白,也依然会鼓励我。”

我绞着手。

因为那是你的选择……我可以改变它吗?

“那是误会,是我自己过分解读了。”

虽然我很不希望你这么对别人说。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呢?”

“如果我今天不是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而是打给一个跟我有过一段感情的女人,你还会鼓励我吗?”他的语速越来越快。

不要说了……怎么会呢……

我低着头有些难过,“如果你们双方都对对方有感情的话,那……为何不可呢?”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我一字一句吐出了这句话。

李泽言的眼里闪过不耐烦,他走过来把手放在了我的背上,我整个人僵住了,楞楞站在原地。

“你还真是迟钝。”

“我不会靠近别的女人。”

“我只想和你……”

我抬起了头看着他,为什么不说了……

会是我想的那个答案吗?

“算了,现在想不明白也没关系,谁让我看上了你这么笨的女人。”

想不明白?没关系?看上?

我脑子有些乱,他这是……

“以后不要再撮合我和别的女人了,看到我生气,你就很开心吗?”

一点都不开心,一点都不想撮合你和别的女人。

“没有……”我感觉自己已经不会说话了。

他闭了闭眼,“没关系,我有耐心,慢慢等你开窍。”

我已经很开窍了吧……

心底的想法呼之欲出,但是,李泽言这些模糊不清的话语又让我有了一丝犹豫。

话是说到这份上,可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迈出了九十九步,却在这最后一步上退缩了。

如果你拉我一下。我想着。李泽言,我一定会过去的。

一定,一定。

[李泽言]日记(4)



-化蛹











昨天回家的路上李泽言跟我说公司近期会有酒会,我需要出席。

“可是我没有什么合身的衣服啊?”我有些懵。

他看了我一眼,“明天带你去买。”

我愣住了,整个人还没从办公室尴尬的气氛中完全脱离出来又听到了这个让我惊讶的消息。

我抓了抓裙子,有些局促,“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

李泽言突然停下车,我抬头看去原来已经到家了。

然后,“你觉得,一个送我笑脸领带的人,会用什么样的审美选裙子。”他一字一句的开口。

……

我无言以对。

“放心,钱从你工资里扣。”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四目注视的瞬间已经看到他眼里微微的笑意。

“李泽言你又捉弄我!”我扭头准备提包下车。

正要关上车门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再次飘了出来,“酒会五天后举行,不要忘了准备。”

我扳了一下手指,“大,大,大后天啊……”

李泽言看着我没说话,似乎不想接过我傻乎乎的话头。

“走了。”我摆摆手跟他告别。

回到家正准备拉上窗帘,看到楼下的车亮起了灯,接着缓缓开走。

心跳漏了一拍。












“我能不能不穿这个……”我站在镜子前面,扭捏着。

镜子里的女孩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鱼尾裙,衬出洁白的肌肤。半长的卷发经过打理蓬松且富有弹性的搭在了肩上,一副轻巧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些羞涩,但精致的妆容又让我有些陌生。

李泽言听闻抬头看了我一眼,表情有这么一瞬间的停滞,“不能。”

“我不习惯穿这样的衣服啊……”我摆摆手。一直以来自己的搭配都是运动服或者OL制服为主,这样精致惹眼的衣裙我倒是很少接触。“还有为什么试衣服还要做造型?”

“拿出你最好的状态来选择衣服,而不是让衣服选择你。”李泽言站在我身后说到。

“而且。”他向前了几步,距离我不到半米。“你变得和平常不太一样。”几乎是在耳旁低语。

“哪里?”我意外的歪头问他,接着他嘴角翘起了弧度。

“你是一朵盛开的玫瑰。”他呢喃道。

他的脸有些模糊,我偏过头没有直视李泽言。

这是他少有没有怼我甚至夸我的时候。

可我用尽全部力气刚刚建立起的心理防线却轰然倒塌。

李泽言,你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毒品呢。

【李泽言】日记(3)






-是柠檬糖的味道















我是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才找到和李泽言单独说话的机会。

其实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开会时总是躲着他的目光,之后也有意无意的避开了他。

那时候刚刚报告完了策划案,没想到他竟然还挺满意?虽然还是挑了几个失误出来,但是想想以前那些被他批的体无完肤的策划案……自己算是进步了吧……

夜幕已经降临,我收拾完自己包里的东西,看着仍在办公桌另一边看文件的李泽言,踌躇了半天不敢开口。

直到他抬起头看着我。“还有什么事吗?”

一下子把我刚鼓起的勇气都吹跑了。

我讷讷的看着自己的自己的鞋尖,偷偷瞟了一眼他,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等等,我不应该是来问他抱枕的事吗?

猛然抬头,对上他皱眉疑惑的目光,知道自己一直在浪费他的时间了。又是惭愧又是害羞隐约感觉我的脸在发烫。

“呃……”于是我小声开了口。

“李泽言你……你觉得我的抱枕不错?”

脑子已经是一团浆糊了,因为这种事去当面询问李泽言的情况我真的是想都没想过。

“你纠结半天就是想说这个?”或许是出乎他的意料吧,李泽言挑了挑眉,接着下一句话便打碎了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你挺像的。”

“这样啊……”我下意识接了一句,接着整个人都愣住了。思维还没反应过来潜意识就已经判定这件事已经和那个抱枕没有关系。

“啊……啊?”应该是我的表情太过惊讶,对面李泽言的眼神变得很奇怪。

他叹了一口气,“笨蛋,那个柴犬挺可爱的。”

“对,对啊我也觉得是……”我有些尴尬的笑着,觉得脚上新买的高跟鞋摇摇晃晃,像是站在独木桥上。

果然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啊。我在心里自嘲。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急于逃离这个办公室的我小退了几步。

满心欢喜和担忧变成失落的叹息,那感觉犹如小时候偷吃的柠檬糖。

是弥漫整个胸腔的酸。

李泽言在后面叫住我,“慢一点。”

接着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太晚了,我送你回家。”



但是最后又泛出一丝甜。

【李泽言】氤氲





















这雨,越下越大了。

刚刚发送出去的消息仍没有收到回复,我托腮,看着窗外。

只眺望是看不到雨丝的,但地面水坑里的波澜隐隐约约显示了存在感。

没有乌云过境,只是沉甸甸的白云压在天上,从遥远的地平线挤进了几道微弱却不容忽视的光。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我几乎是瞬间接起了电话。

“航班延误了,应该会晚点回家。”李泽言说。

听筒里传来的是他不加掩饰略微疲倦的声音。

我抿抿嘴,没多说什么,“那……起飞前给我发个短信。”

又抢着说了一句,“注意休息,多喝水,包里夹层我放了润喉糖和眼药水!”

他低低的笑了,“好。”

李泽言公事繁忙经常出差,忙的时候几天不见也是家常便饭。我除了保证自己身体健康不给他增加担忧以外几乎帮不上什么忙。

吸了吸鼻子,他身上让我安心的味道好像依然萦绕在鼻尖。我想起临走的前一晚,我在李泽言背后抱住他,把自己的脸紧贴在他宽阔厚实的背上,听着他的心跳,砰砰,砰砰。

多久回来的那种话已经不必说了,我每次希望的就是工作量少一点时差倒的快一点李泽言的睡眠时间多一点。

然而基本都是不太可能的吧。

“想什么呢。”李泽言转身低着头,额头抵着我的,两人鼻尖呼出的气息交错,像是要蒸腾出了氤氲水汽。

“想你。”我如实回答。

他没说话,轻轻亲了我的嘴角。








发呆了不多时雨竟然全部散去,天空的云倒是渐渐飘走。

露出雨过天晴的蓝色。

我看着,像是要心悸了。

地平线被其他的云填满,奶白色的痕迹扩散开来,云朵最边缘要透明的颜色被淡蓝冲开,一天一云,两者接触的部分是充盈的水汽,显出一种……

一种不可言喻的淡淡的蓝?还是模糊的白?

我不知道,那颜色像一滴透明却泛着蓝的海水点在了心最柔软的一处上。

白是牛奶色的白,让人不自觉的放松。蓝却是宝石样的冷,不知为何会感到惆怅。两种情感糅合扩散到一起,竟是渐渐地平和了下来。

可天是完全的放晴了。

“要起飞了。”屏幕上的短信也如是说。

【李泽言】日记(2)




-情不知所起













我一直以为我喜欢并且能相伴一生的人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但是又不失风趣的教授许墨。

或者是给人满满安全感又会因为喜欢的女生几句调笑话面红耳赤的特警白起。

以及青春期小女生总会幻想过的白马王子大明星周棋洛。

从来,从来没有想过,我最后会跌进了一个叫李泽言的甜蜜陷阱里。

他还是个事业有成的总裁。

有时候也小小的期望过那些略微狗血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然而事实就这么摆在这里,我一个小小的节目制作人,每天为了制作节目而奔波,也是个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甚至连天加班到素面朝天蓬头垢面。

啊蓬头垢面夸张了哈哈哈,我的形象还没这么崩坏。

也会因为流言蜚语困扰,对于自己和公司的实力是否配得上华锐的投资而苦恼。

但是!

既然已经成为事实,我就要用自己的努力去证明我的实力,让流言不攻自破!

……

……等会跑题了。

啊……所以我是因为什么会喜欢上李泽言的呢?

一开始是不敢靠近他的吧……腿长两米八表情严肃散发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浑身一种禁欲范,西装领结白衬衫。(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不是魏谦提醒我都快以为是来拍时尚大片的模特了(醒醒为什么在华锐拍片)

对哦以后斗胆问问他有没有意向去做华锐的形象代言人……

其实从骨子里是一个温柔的人,对待异性特别的绅士风度。有时候我没做好策划案虽然会凶巴巴的先训我一顿但是说的都是句句在理的话,点醒了我很多,从某个方面来说是我的半个职场导师了。

果然阅历决定思维方式啊……

还有就是,厨艺特别好!

Souvenir的美食不仅勾起了幼时的回忆,还让我胖了几斤。

讲道理,认认真真做菜的人绝对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并且会享受生活,这一点李泽言做到了。

闭上眼睛回想关于我和他的回忆,第一个闪过的是……

是从Souvenir一起回家的那个晚上!

那时候的他没有工作时的严肃,反而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想要拥抱他……

忘不了扭头看他时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是我喜欢的深紫色,在月光下有着温润的光芒。

那天月色真美,对不对?

莫名的想起了之前送他的柴犬U盘,不知道他用了没有,不过这么幼稚的东西他大概不会用吧哈哈哈,真的是太反差萌了。

总是把他和柴犬联系在一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也是因为这个买的,一面是微笑的爱心柴柴一面是哇哇大哭的忧伤柴柴。

虽然好像和他没有什么联系,但是我本身也喜欢这个抱枕啦……

明天就是交策划案的日子了……

昨天看到了回复就赶快把那个朋友圈删了,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哭。

明天…………

还是见机行事吧………

(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