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无忧sleeve🦌

我所见的都是从前

到海边了!

明天新生报道就要开始封闭学习啦,大概是碰不到手机了(我要是上lof请让我去学习)(不是)

等明年我考完试就解放了qwq

消失十个月嗷

[李泽言x你]Out of control(R)

一份送给 @万尺风雪 的史上最拖沓的贺文iwi

这几天忙中偷闲打出来的,8k+的粗糙文字请不要介意。

感觉是加长版的皮这一下可还行emmmm

最后,我爱老李。

皮这一下可还行

翻车叫我鸭

我的爱如暗火,炽热又隐秘。

恋与要出韩服了……听了韩语pv心情复杂emmmmm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去学十个月的信息再回来考试啦……

日记系列暂停更新一周emmmmm(写请假条.jpg)

准备考试收拾行李…………

会在走之前写完的!




抱枕是老李2333

[李泽言]日记(6)










-略略略





























明天就是拍摄节目的日子了,我得再去一趟华锐向李泽言确定细节步骤。

为什么这几天天天往华锐跑……我有些头大,只好用公务繁忙安慰自己。

毕竟这次节目这是关于他个人和华锐的一次采访,实在是马虎不得。

于是我背着双肩包,在拥挤的地铁上紧紧抓住扶手后开始构思节目的细节和过程,连自己坐过站了都不知道……












当我气喘吁吁的站在办公室外的走廊时,李泽言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

贴身高定服装尽显玲珑有致的身材,烫成波浪卷的棕发妥帖的落在肩上。精致的妆容搭配着高傲的表情。

这不是罗嘉吗?

我有些茫然,现在影视旺季这么多通告,周棋洛都快没空跟我聊一聊当地的美食了怎么她还有空来找李泽言,不怕被粉丝围堵被狗仔传绯闻吗?

罗嘉哒哒哒踩着恨天高朝我走过来,我注意力全在那细长的跟上。

这得多疼啊,我在心里小声叨叨。

“你怎么在这?”她好像有什么烦心事,停在我身边有些恶狠狠的问我。

“汇报工作。”我面不改色眼不斜视。

“哼,麻雀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先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罗嘉鄙夷的抱着胳膊看着我。

“不修边幅。”最后她嘲讽的笑了笑,给我下了一个定论。

我回了回神,因为坐过了站从地铁慌慌张张跑过来,自己一身偏运动服的衣服还好,早上盘起来的头发却有些凌乱。也没画浓妆,只是简简单单的打扮了一下。

那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我刚想开口反驳她,总裁办公室的门又一次打开,李泽言正准备出来,一看到罗嘉便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还在这里?”

“李总……我这次新戏的角色能不能……”罗嘉突然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在旁边抱着文件看的一愣一愣的。

满分变脸啊,少一分不够多一分则过。

厉害厉害。

“不能。”李泽言打断了她,“你怎么来的这么晚?”他不悦的看着我。

“哦哦哦我出了一些状况……”我急忙走过去拿出准备好的文件。

李泽言拿过文件,余光看见罗嘉仍然站在原地。“我说的你还没听明白吗?”

罗嘉看了看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了咬牙,然后摆出了一副笑脸,“那李总我就先走了。”

李泽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办公室,我也小跑着跟了进去。门关上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罗嘉愤恨和不甘的目光。

……好像有点小爽。

“你是钻了鸡窝吗?”李泽言一声唤回了我所有的思绪。

“我只是想节目想到地铁坐过站了然后跑了过来……”我小声嘟囔了一句。

李泽言放下手里的东西,“给你五分钟,把自己整理好了再来报告文件。”顿了顿,“你这样的状态在职场会被笑话,被罗嘉这么评价也是有原因的。”

原来他都听到了啊……这办公室门是不是隔音不好?

“好的好的……”我正要去找个卫生间重新整理一下,李泽言又突然叫住了我。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

“给礼服配的头饰,平常好像也可以戴,你顺便试试行不行。”

李泽言你有话能不能直说……

趁有空看完了14章剧情……

李泽言你快回来………

我不想在未来见到你我现在就想看到你!!!

[李泽言]日记(5)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吗?

















鲜艳可爱的草莓嵌在雪白的牛奶冰淇淋上……看着就很有食欲的样子……

我靠近了它,正要张开嘴……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

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个点了,是谁打电话!

闭着眼摸到电话摁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声音。

“你还好吗?最近过得怎么样?”

……嗯还行还行除了被一个叫李泽言的人各种影响心情以外都挺好……我在心里嘟囔着,刚想开口对方又接着说了另一句话。

“在法国,还习惯吗?”

??????????

我没出过国啊?

“我很想你……”

我彻底清醒了,看了眼屏幕,手机哆哆嗦嗦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李李李……李泽言?这是什么情况?!

可是他的语气又太过深情和思念,完完全全是真心实意说的话……

我有些尴尬,“我是悠然……你打错电话了吗?”

他沉默了,没过一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他挂断电话了啊……

我拿着电话有些茫然,这今天还要去华锐呢,见到李泽言会不会很尴尬?

难道还要我再躲着他吗?

算了算了。我把手机重新放在床头柜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脑子里乱哄哄的。

一闭眼耳边就回响起他的声音,疲倦的样子完全不像白天工作那样果断坚决。

那个人一定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吧……果然深夜最能揭开人脆弱的一面呢……

心里好像有酸酸的小泡泡冒出来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站在电梯门口等着电梯的到来。

这一天虽然待在华锐可好歹没碰上李泽言,幸好他也是个大忙人,不然……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电梯门开了,缓缓打开的门中李泽言的身影赫然在目。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吗?!!我在心里崩溃的喊到。看着他那张生人勿近的脸我也只能笑着,“我搭乘下一趟。”

“过来。”

“嗯?”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让你过来。”他加重了语气。

好吧好吧你说的就是命令……我在心里嘟囔着默默走了过去,手不由自主的收紧,掌心里用来记录开会内容的小纸条被攥的皱皱巴巴。

没想到手里一松,李泽言轻而易举的抽出了那张可怜的纸条。

“这是……这是我们的会议内容,你需要过目吗?”我吓了一跳,不甘示弱的向他说。

“不用。”他倒是干脆的回答。

“那就快点还给我……”我伸出手去拿,结果李泽言竟然顺势抬起了手,由于身高原因实在是够不到。我踮起了脚,没想到李泽言又把手抬得更高了!

这个人是故意的吧!我气愤的瞪着他。

李泽言垂眸,幽幽的看着我。

“今天早上,你接到了个电话是吗?”

该来的总会来……我收回了手,想起深夜的那些低语脸有些发烫。

“嗯……对啊……”我回答着,脑子高速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是一想到昨天那句深情的我很想你就挪开视线不敢看他。

“为什么不敢看我?”

“啊……没有没有……”我只好又抬头看着他。

李泽言微皱着眉头,“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而已,我不会出去乱说的……”我急忙摆手。

开玩笑,这种私密的东西我会出去乱说?

李泽言没开口,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他的眼神晦涩难懂。

他应该是很困扰吧……这样亲密的话被我听到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抿抿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如果想念的话,为什么不亲自去看她呢?”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声说着。

“只要你们之间还有爱情在,什么都不会束缚住你们的。”

李泽言猛然睁大了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疑惑。

“爱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的语气有点不可思议。

“诶?不是吗?”我继续我的话。

“你啊,就不要死要面子了,表达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啊。”

李泽言有些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对方应该是个漂亮又温柔的人吧,我想她……”

话还没说完,李泽言突然伸出手摁在我旁边的墙壁上,贴身靠近,我不得不整个人贴在墙上抬头直视他。

李泽言面无表情,好像还有点生气,是我说的话让他不高兴了吗……

他凝视了我一阵,认真的眼神看着有点慌乱的我。

半晌,李泽言在我头顶说了一句,“多嘴。”

“……不是你先说的吗?”我弱弱的还了一句。

他没回答,伸手去摁了电梯,我也赶紧摁了一楼,迫不及待想要赶快离开。

“你跟我过来。”

“我是我还有别的事要做,没有这么多时间。”

“你是生气了吗?”

楼层到了,李泽言示意我跟他一起出去。

我没看错吧,他刚才是笑了?

可是他笑什么啊?










李泽言带我来到了公司顶层的天台。

夜晚的恋语市灯火辉煌,街道上是流动的光影,不知道多少行色匆匆的人还在向着自己的目标奋斗,却只能泯然于众人,碌碌一生。安静的天台上却空无一人,只有独属于晚上的冷风穿梭而过。

他是想在这里杀人灭口保守秘密吗……我欲哭无泪,偷偷看着他,然后又被自己清奇的脑回路逗笑了。

什么杀人灭口啊……李泽言是这样人吗怎么可能!

回过神来环顾四周,只见李泽言双手撑在栏杆上,像是在思考什么。

“今天早上,我是跟我的母亲打了通电话。”他突然缓缓说。

呃?我有些楞,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就对上号了啊,怪不得啊……原来是打错电话了。

“很多年前,她出国了,父亲说她去的法国。”

“但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扭头看他,李泽言的侧脸在夜光的照射下显得比平日柔和了许多,有一种陷入回忆的温柔。

他妈妈一定对他影响很大吧……我看着他,心里也变得软软的。

“原来是给你的母亲吗?”我呢喃着,心里像是有一块巨石落地。

“或许她是在海外定居了,你不想去看她吗?”

“我已经无法去看她了,她已经过世了。”

“对不起……”我自觉自己说错了话。

“但我经常还会打电话给她,跟她说最近在我身上发生的事。”

他说话时一直看着前方,我悄悄地离他站的近了一点。

“她会听到的,一定会的。”我坚定的对他说。

李泽言转过头看着我,我突然像想什么一样从包里拿出一直陪伴着我的玩偶。“这是我父亲在我五岁的时候送给我的,一直伴随了我很多年。”

“虽然很破旧了,但是它陪伴我度过了很多艰难或者快乐的时光。”

“现在送给你……”,就像我陪伴在你身边。我在心里补了一句。

李泽言把那只圆滚滚的小柴犬握在手里,过了一会缓缓说:“你还真是善解人意,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这算是夸我吧……

“不好吗?”我看着他。

“是啊。”他微叹,“即使是误会我是跟别的女人告白,也依然会鼓励我。”

我绞着手。

因为那是你的选择……我可以改变它吗?

“那是误会,是我自己过分解读了。”

虽然我很不希望你这么对别人说。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呢?”

“如果我今天不是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而是打给一个跟我有过一段感情的女人,你还会鼓励我吗?”他的语速越来越快。

不要说了……怎么会呢……

我低着头有些难过,“如果你们双方都对对方有感情的话,那……为何不可呢?”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我一字一句吐出了这句话。

李泽言的眼里闪过不耐烦,他走过来把手放在了我的背上,我整个人僵住了,楞楞站在原地。

“你还真是迟钝。”

“我不会靠近别的女人。”

“我只想和你……”

我抬起了头看着他,为什么不说了……

会是我想的那个答案吗?

“算了,现在想不明白也没关系,谁让我看上了你这么笨的女人。”

想不明白?没关系?看上?

我脑子有些乱,他这是……

“以后不要再撮合我和别的女人了,看到我生气,你就很开心吗?”

一点都不开心,一点都不想撮合你和别的女人。

“没有……”我感觉自己已经不会说话了。

他闭了闭眼,“没关系,我有耐心,慢慢等你开窍。”

我已经很开窍了吧……

心底的想法呼之欲出,但是,李泽言这些模糊不清的话语又让我有了一丝犹豫。

话是说到这份上,可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迈出了九十九步,却在这最后一步上退缩了。

如果你拉我一下。我想着。李泽言,我一定会过去的。

一定,一定。

[李泽言]日记(4)



-化蛹











昨天回家的路上李泽言跟我说公司近期会有酒会,我需要出席。

“可是我没有什么合身的衣服啊?”我有些懵。

他看了我一眼,“明天带你去买。”

我愣住了,整个人还没从办公室尴尬的气氛中完全脱离出来又听到了这个让我惊讶的消息。

我抓了抓裙子,有些局促,“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

李泽言突然停下车,我抬头看去原来已经到家了。

然后,“你觉得,一个送我笑脸领带的人,会用什么样的审美选裙子。”他一字一句的开口。

……

我无言以对。

“放心,钱从你工资里扣。”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四目注视的瞬间已经看到他眼里微微的笑意。

“李泽言你又捉弄我!”我扭头准备提包下车。

正要关上车门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再次飘了出来,“酒会五天后举行,不要忘了准备。”

我扳了一下手指,“大,大,大后天啊……”

李泽言看着我没说话,似乎不想接过我傻乎乎的话头。

“走了。”我摆摆手跟他告别。

回到家正准备拉上窗帘,看到楼下的车亮起了灯,接着缓缓开走。

心跳漏了一拍。












“我能不能不穿这个……”我站在镜子前面,扭捏着。

镜子里的女孩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鱼尾裙,衬出洁白的肌肤。半长的卷发经过打理蓬松且富有弹性的搭在了肩上,一副轻巧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些羞涩,但精致的妆容又让我有些陌生。

李泽言听闻抬头看了我一眼,表情有这么一瞬间的停滞,“不能。”

“我不习惯穿这样的衣服啊……”我摆摆手。一直以来自己的搭配都是运动服或者OL制服为主,这样精致惹眼的衣裙我倒是很少接触。“还有为什么试衣服还要做造型?”

“拿出你最好的状态来选择衣服,而不是让衣服选择你。”李泽言站在我身后说到。

“而且。”他向前了几步,距离我不到半米。“你变得和平常不太一样。”几乎是在耳旁低语。

“哪里?”我意外的歪头问他,接着他嘴角翘起了弧度。

“你是一朵盛开的玫瑰。”他呢喃道。

他的脸有些模糊,我偏过头没有直视李泽言。

这是他少有没有怼我甚至夸我的时候。

可我用尽全部力气刚刚建立起的心理防线却轰然倒塌。

李泽言,你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毒品呢。